8万小说网
8万小说网 > 逆天重生我为妖 > 二四

二四

手机阅读

赵青嘴角挂着和韵的笑容,对女子挥了挥手说:“午安啊,叶学姐。”

眼前这一名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子,是赵青所在的长安大学之中排名前十的校花之一,而且本身的身家背景十分的深厚,她的父亲叶苍所开创的苍元集团即便是整个粤省之中都是名列前十的超级集团,所以叶宣正是名副其实的超级白富美。

也是因为这样,在长安大学里面叶宣的追求者,绝对不在少数。毕竟如果一旦追求成功,便可鲤鱼跃龙门,从此咸鱼翻身。

而眼前这一名中年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正是叶宣之父,叶苍。

耐人寻味的是根据传闻,叶宣本身的成绩即便是上圣京的清华北大都绰绰有余,而她却选择了本地的一所二流的大学,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

此时叶宣看着赵青的脸有些困惑,眼前这个人为什么会认识自己?但是偶尔几次在学校食堂的碰面,以及在学校之中流传的传闻,让叶宣瞬间明白了些什么,明唔地说道。

“噢!你是神棍!”

“怎么说话的你这个丫头。这位可是有点本事的高人,等我让他算完命就跟你回去,你先一边待着”。叶苍虽然有些不悦,但语气之中还是充满了宠溺的说道。

“呃,爸,这个神棍怎么可能是个高人啊,他在我们学校里的名声可不怎么好,你不要被他骗你了啊。”

但是又听叶宣这样一说,叶苍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在那里说。

“你爸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我怎么可能会被骗,刚才这一位小哥光是看我的面相就能把我的生辰八字给算出来,绝对是十分高明的算命师,或许他有办法解决我们家现在的问题呢,你就不要吵了。”

“吃盐比我吃饭还多,那根本就是你自己喜欢吃咸的吧。”叶宣小声嘀咕道。

“什么?”叶苍眉头一皱,眼神狐疑的向叶宣看了过去。

叶宣顿时装作自己什么都没说的样子,顿时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在那里对着赵青说。

“神棍,你是不是事先调查了我和我爸才算出来的,不然你在我们学校的名声怎么可能会这么差,早就应该变成神算子了吧。”

赵青只是含笑的摇了摇头,在那里说:“算命这种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学校里的那些人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而且学姐说我事先调查你,那更加是无稽之谈。我本身对你也没什么兴趣,干嘛要用这种方法来获得你的好感呢?”

看着赵青这般云淡风轻的自己女儿的疑问给抹去,叶苍眼神更加的坚定。

“不要理这个丫头了,麻烦先把我刚才要你帮我算的东西给算出来先吧。”叶苍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在叶宣的面前摆了摆,示意她不要再插嘴了。

看到这个手势,叶宣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不悦,不过却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在那里紧紧着盯着赵青,如果赵青等一下装神弄鬼忽悠她爸的话,叶宣发誓绝对要在学校里让赵青好看。

不过此时赵青却是一只眼大一只眼小满脸写着古怪的在那里反问叶苍。

“你确定我要在这里说?”

“怎么,我在这里你就不敢说了吗?神棍,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忽悠我爸,我绝对要你好看。”

“但说无妨。”叶苍似乎对于叶宣这样的压阵话不怎么反对,并且在那里嘴角挂着一丝淡然的笑容,饶有趣味的看着赵青会怎么给他算命。

见叶苍如此的坚定,作为当事人的赵青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再次在叶苍的脸上再打量了几眼,并且叫叶苍把左手伸了出来。

“先说你的初恋吧,你的初恋就是眼前这一叶宣学姐的生母。不过你这一段姻缘已经断了,并且断的很死很早,没有再续前缘的可能性。”

此言一出,叶苍两父女顿时脸色一变。

不过叶苍相对平静,而相对的来说,叶宣却脸色有些煞白,看着赵青的神色有些不善。

“我记得算命之中有解惑的这一个说法吧,不知道解惑需要不需要加价。”叶苍突然开口问到。

没有丝毫的犹豫,赵青便直接说:“算你的初恋不用加价,不过你后面两个如果要解惑的话,就要加价了。

至于原因是因为你现在所算了这一个是属于已经过去的事情,不算泄露天机,但是如果算你现在跟未来的事情,我泄露了天机,可能会损阳寿,所以我要加价。”

“那么就麻烦你帮我解一下惑,为什么我跟我的妻子没有办法再续前缘了。”

“还以为你要问什么?我刚才不都是说了吗?这一个缘断的很死很早,你这个初恋应该在学姐出生之后没多久就死了吧”。

看到抱着自己大腿的小孩子露出这种眼神,小光头哪里还不知道他的心思,所以伸手摸了摸那小孩子的头说到:“不用怕,那三个大坏蛋,已经被大哥哥打走了。”

“嗯!”那小孩子用沙哑的声音应到。

还小,光头再看看那三个被他击飞昏迷过去的中年人,再看看这个小孩子,一时之间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大哥哥你会治病吗?”过了一会儿,小孩子发出了他怯懦沙哑的声音。

一看有话题可以说了,小光头便接话道:“是啊,小朋友,大哥哥我会治病,你家里有谁生病了吗?”

一听小光头会治病,那小孩子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也让小光头发现这小孩子的眼神居然如此的纯洁,犹如天上的繁星,一时之间居然让他精神产生了恍惚。

“这是怎么回事,这小孩子的精神力居然可以影响到我。”小光头,内心疑惑的想到。

“大哥哥,我家里有一个妹妹生病了,一直发高烧,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快跟我去好不好。”那小孩子一脸可怜兮兮地抓了抓小光头的袈裟。

顿时小光头的袈裟就染上了污迹。

小孩子看到这样,脸色顿时大惊,慌忙的用双手擦了擦。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