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小说网
8万小说网 > 快穿之逍遥道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渡仙

第七百三十二章 渡仙

手机阅读

明月如霜,冻彻天地。

在这一轮皎洁的月色之下,所有的生机都被冻结。

这一刻,仿佛连时间都停滞了一瞬,凝滞向着四周蔓延,渐渐的由小荒境蔓延到大千世界。

而那些带着种种任务来的人,则是被彻底的封锁在了小荒境里。

小荒境附属于大千世界,那些人背后真正的意志也被封存在了小荒境与大千世界之间,无处可逃。

弯弯的月亮高悬于天空之上,与转瞬间便变得镇压天地的鸿芒钟交相呼应,所有进入小荒境的人心中都明白,他们中了圈套。

咔嚓一声,心念转动,所有人都从那一种被冻结的状态中逃离出来,然后,开始拼命的挣扎。

可是,已经太晚了。

一道道无形的通道化作有形,降临下来的意志之上覆盖上了薄薄的冰霜,在它们的挣扎之下,冰霜咔嚓破碎。

转瞬之间,它就能逃脱,可咔嚓声还在响着,一道厚重悠长的钟声便随之响起,在钟声之下,这些刚刚恢复意识的意志又陷入了迷蒙之中。

而在这时,身处在雾台之上的撷英身前突然出现了一抹幽蓝色的火光,火光如惊鸿一般一闪而逝,下一刻,一个飘渺的人影便出现在了小荒境之中。

一直处于惊疑状态中的众人才算是彻底的回过神来:“仙尊!”

他们视线紧紧盯在长离身上,果然鸿芒钟的出现不是意外!

座位十分之高的撷英则保持着那副高深莫测的笑容,幸好他还算机灵,不然形象就要保不住了。真的对,师尊你要搞事情也不提前提醒一声,他都差点没维持得住自己大能弟子的形象!

在长离踏入小荒境的那一刻,天空中的明月便骤然的一震,然后弯如柳叶的月亮便开始渐渐的变得圆满。

虽说他从不认为只有圆的月亮才是圆满,弯的月亮便是不圆满,但圆满本身其实也并不需要多在意,他也并非那么的懒散,既然捏了个弯月亮,那将这弯月亮捏成渐变的又何妨?

月亮何等形态才为圆满全看他心意,他想要弯的便要弯的,想要圆的就要圆的,这才是他要的月亮!

所以,在那些人即将脱离冰霜掌控的时候,身上的冰层却随着月光的大放而再次加固。

与月亮相反,变得茫茫大如山脉一般的鸿芒钟却迅速的缩小,然后落到了长离的手中。

长离抬手,轻轻一摇。

铛!

不只是在小荒境内,就连大千世界中也响起了一道厚重的钟声。

留在太玄宗中的真正的鸿芒钟也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两道钟声交相呼应,层层叠叠的音波在交汇的那一刻,迅速的爆发,然后席卷整个世界。

不管是留在小荒境内的意志,还是躲在大千世界内的意志,都被震的连形体都无法保住。

在这一刻,天地是静寂的,除了那好像无所不在的钟声,别无他声,人心也是静寂的,除了空茫以外,再无别的想法,就连时间,也好像是静寂的,好似这一息的时间已经从时间长河中剥夺。

哗啦啦,哗啦啦的声音不时传来,眼前仿佛起了一场大雾,模模糊糊,什么也看不清,隐隐有声音自心底升起,那好像是,大千世界的意志。

整个世界都好像变成了一副铅笔画,画中唯一有颜色的,就是持着鸿芒钟的长离,他冷淡,安然,执着钟,再次摇动了一下,就好像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然后,钟声再一次响起,如同凝固画卷一般的气氛瞬间被碾碎,众人甚至真的听到了一声嘶啦的声音,下一刻,所有的瞒过了本方大千世界的意志的灵魂的掩饰都彻底的破碎。

那一个个外来的灵魂,彻底的暴露在世界意志之下,承受着世界意志的敌视。

见此,那些将这个世界视为肥肉的意志索性再不掩饰,彻底的暴露了它们本来的面目,毫不犹豫的向着长离攻去。

立于云端的长离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就连眼角眉端的冷意都与之前相同。

他衣袖随着风微微地摇动,下一刻,又一声震天动地的响声出现。

齐齐而来的,极具有默契的攻击瞬间就被震碎,钟声的余波蔓延开来,让那些被敌视者的身躯直接爆开,只能狼狈的逃出灵魂。

而在这一刻,一道悠远的,深深铭刻进本方世界本源的声音出现。

呼——

这一刻,凡是本世界的生灵都听到了那次冥冥之中传来的声音,恍然大悟之感漫上心头,他们就仿佛听到了万物催发的声音,听到了日出日落的声音,听到了生命轮回的声音,沉浸在最本源的欢喜里,不愿醒来。

最本源的大道之力在这一刻现于众人的身前,然后,将那些外来的意志吞噬。

一道道惨号响彻天地,笼罩在月光之下的长离飘飞的衣袂之上好似也沾染了月光的冷肃,让他看上去森冷严寒。

他手中的鸿芒钟散发着幽光,毕竟是他花了些功夫做出来的东西,收拾这些人绰绰有余。

而在北寒仙域,太玄宗中,真正的长离手持玄钟,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摇动着。

谁说小荒境里的鸿芒钟不是真的,谁有能说太玄宗中的鸿芒钟是假的。

鸿芒钟,与其他的几个至宝不同,它并非是由天地孕育,而是诞生在长离的手中,经他打磨了数十万年才得以出世。

所以,论至宝与宗门道意的契合,鸿芒钟是最合适的,它是长离特意为太玄宗炼制的传承之宝。

其余的几个宗门的镇宗之宝要么是他们偶然得来,与宗门道义根本不符,要么是如同伏苍殿一般,继承了至宝的道意,视至宝为传承之根,轻易根本不会动用,完全算不得是真正的传承之宝。

只要他花费了心思,就没有做不好的事情,神情疏离至极的长离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将这群总想着顺手牵羊的人,留在了这个世界。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这些宝贝,那就干脆留下来,做这些宝贝开锋的垫脚石好了,沾染了你们的血,至宝的锋芒才会更为的锋锐。

三道钟声之下,侵入者死伤惨重。

不过短短的几息,半空中的弯月以化作了一个银盘,在银盘彻底的圆满之时,身在太玄宗的长离随意的一挥手,将鸿芒钟送了出去。

重钟声骤歇,两个玄钟出现在同一片空间,然后如用受到了吸引一般,迅速的靠近,合而为一。

于此同时,一道强大的意志也强行振作起来,打算壁虎断尾,逃离这个世界。

而长离也好像完全没有发现一般,任它们离去,可就在它们刚刚搭上自己的本体,却还与这个世界有一丝勾连的时候,突然发难。

一道冷彻的镜光骤然的亮起,将一些都固定在恒定的轨道之上,然后镜光翻转,一座座隔着无穷远的宫殿便迅速的被挪移到了小荒境,然后,被彻底的吞噬。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停的传来,这一次不再是生命消逝的声音,而是本源被吞噬的声音。

九天雷霆不时的落下,清气浊气不断的分离,明彻的镜光不时的穿插在其中,让敌对者走向破灭。

区区几个化身,又怎么弥补得了玄天界这么多年流失的本源,吞人者人恒吞之,替身弥补不了,那便用本体来补,吞了我的我也不要你吐出来,直接将你吞了就好!

所有的恩怨旧债这一次直接理清,区区几个至宝,几个仙尊的本源拿不回来不妨事,我只要将你全部吞下,所以被偷走的的东西就能再次回到我的地盘上来。

这一刻,玄天界的意志前所未有的强硬起来。

数万年一现的仙尊,为何只剩下了一位,自然是因为那些仙尊不断的因为一些意料之外的原因陨落,曾经对应着三千大道的至宝为何只剩下了寥寥几个,自然是因为那些至宝早已流落在外。

而为何本该拥有数百万年仙元的玄真楼主寿元一再跌落,自然是因为世界本源一次次的被损耗。

为何这个世界的仙尊比神界的神尊要差一些,自然是因为寿元,为何这个世界的位阶要比神界第一线,自然是因为它在要升格的时候,面临了重重的劫难。

它若是不想再次跌落位阶,就只能选择将这些敌对者全部吞了,拿它们来补自己的本源。即使这会让它的本源杂乱不堪,即使吞下了这些之后它的意志会再一次分散,也依然要这么做。

天地之间风声大气,争斗的声音不断的回响在他的耳边,长离收起太微镜,看着逐渐成型的鸿芒钟,神情冷淡。

呜呜呜,一下,两下,三下,来回颠簸的风将众人的心绪全部打乱。

在一切结束之后,身形已经淡漠的接近于无将合二为一的鸿芒钟托在手上。

他想了想,还是伸出手,将小荒境旁因为能量冲击而形成的界石摄到了新形成的鸿芒钟中。

界石,可形成一方新的小千世界,堪称举世无双的至宝。将界石熔铸到鸿芒钟中,也算是为太玄宗增添一番底蕴。

虽说这一具身体是由太微真焱化成,但经历着一场对抗以消磨的差不多,很快便会烟消云散。

身形恍若风中烛火的长离随意的看了在场诸人一眼,然后道:“荒海会,重新举行一次。”话音刚落,身形便彻底的消失。

于此同时,鸿芒钟也被他随手丢了出来,落在撷英的手上。

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的众人听到长离吩咐之后,才恍然清醒过来,他们顾不上再次举办荒海会,而是视线紧紧的盯着撷英手中的鸿芒钟。

撷英对他们的视线看得全身发寒,他的手下意识地摩挲着这个小钟,在心里叫苦,他就知道,他师父就没那么好心。

想起在拜师大典之后经历的那些事,撷英就不由得满面沧桑,呵呵,呵呵,他现在换个师父还来得及吗?

而在小荒境里,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化作烟云散去,唯有一些真正的本界修士才得以存活,长离懒得出手对付他们,本方世界的意志,却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小偷,就该切片吃肉!

过了许久之后,那些所剩不多的人才缓缓的站了起来,他们懵懵懂懂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搞不清事态的发展。

而这些人中,暴露了本来面目的晏箐则是在一众大佬的视线中瑟瑟发抖。

虽然她也不安好心,虽然她也是带着别样的目的,但她确实是本方世界的生灵,只不过是被仙道打的屁滚尿流,凄凄惨惨的躲在一个小千世界的魔族中人。

她是货真价实的魔姬,却也是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魔姬,刚刚混进了太玄宗,还没来得及大干一场的晏箐在一场比试过后,就不得不面对残酷的魔生。

怎么会这样?她费尽千辛万苦才混进了荒海会,可还没来得及让那个仙尊弟子对她另眼相看,让她得以顺势接近仙尊,她就暴露了本来面目。

大戏还唱得下去么……

凄凄惨惨戚戚的晏箐在凉风中瑟瑟发抖,看着一地倒下的,一个个都死得不怎么好看的竞争者,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魔族!”

她的存在很快被人注意到,然后迅速被擒拿下来,在被摄走之前,全身上下唯有眼珠子能转的看着挣扎着往下看了一眼。

那是,倒在地上的,脸上还残留着恐惧的隋柳,她满是不忿的想着:她都还没来得及踩着贱人一脚!

哄哄闹闹又是一场大戏,以一种瞠目结舌的方式开场,又以一种瞠目结舌的方式结束。

在最后一场落幕的时候,被自家师父留下来应付那些没完没了的人的撷英摊着一张脸,麻木的饮着灵茶。

呵呵,呵呵。

而在洞府钟,长离又开始着手炼制一件新的法器。

浮生无聊啊,一次性收拾了那些唱大戏的人,他最近都没戏可看了。

也就是练练丹,练练器,顺便做个修真版的游戏机了。

至于他那可怜的徒弟?

要想接下他的道统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就慢慢磨砺着吧。

等磨砺够了,自然也就成了。

几万年后,成功的接下来自己师父衣钵的撷英温和着一张脸,对的新收徒弟说道:“这里就交给你应付,为师便先走一步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