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意外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什么?这怎么行?你不能走,今天非得喝个痛快才行,再说,就算你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要看在杜总的面子上啊,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就想找个机会跟兄弟好好喝两杯,想当面跟兄弟正式地冰释前嫌,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这么轻易放兄弟走呢,今天我们一定是不醉不归。”癞子边说边比划。

  服务员把啤酒端进了包厢,癞子砰砰砰地就开了七八瓶,堆在叶天赐面前,他先拿起一瓶啤酒,说:“我先干为敬。”然后仰头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吹完了一整瓶啤酒。

  这样子让叶天赐也不好拒绝了,毕竟癞子一直都是笑脸相迎。

  癞子吹完一瓶之后,又拿起一瓶啤酒,说:“这一瓶我要向兄弟道歉,过去是我做的不对,做的一些糊涂事,也希望叶兄弟不要放在心上,来,我干了。”说着,又仰起头咕噜咕噜吹完了一整瓶。

  喝完之后,癞子抹了一下嘴巴,弯腰又要拿起一瓶啤酒,叶天赐赶紧起身制止住了说:“可以了,剩下的我心领了,你是一个仗义的人,既然都这样说了,我再不说话就不懂得规矩了,这样吧,我陪你喝两杯,怎么样?”

  癞子点点头,跟叶天赐坐下,拿出两个杯子倒满,碰了一下,喝干了。喝完之后,癞子才看着司马燕说:“这不是司马警官吗,是你女朋友吗?”

  司马燕不说话,就看着叶天赐。叶天赐摇摇头说:“不是,啊——”还没说完,就被司马燕猛地一掐,掐的叶天赐喊叫了出来。

  癞子笑嘻嘻地看着叶天赐,说:“兄弟,可以啊,司马警官可是属于咱们龙局的警花啊,你真是艳福不小啊。”

  司马燕这时候开口了:“话可不能乱说啊,就他这个样子我怎么能看的上呢,我眼光可高着呢,你不要乱搞绯闻啊,不然我把你抓局里去,你信不信?”

  癞子赶紧说道:“信信信,我怎么敢不信呢,我在司马警官手里吃的苦还不少吗?你没看我现在都已经学乖了,我们这里都没有摇头丸交易了。”

  司马燕哼了一声,说:“你还想继续啊,你要敢,我就封了会馆。”

  癞子一直赔笑,叶天赐插不上话,就只好坐着不说话。

  “来来来,叶兄弟,我们三个一起干一杯。”说着把一杯啤酒递给了司马燕,司马燕没有接,说道:“我不喝酒的。”

  癞子一愣,顿时面子上就挂不住了。

  叶天赐接过来,说:“没关系,我替她喝,来来来。”跟着连喝了两杯。

  癞子干笑着,又把酒杯倒满了。

  叶天赐忽然想到什么,说:“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你问吧。”

  “荷尔蒙会馆里买的都是什么产品?”

  癞子听到叶天赐的问题,一下愣住了,眼神闪过一丝狡黠,咳嗽了两声,顿了顿,才说:“兄弟为什么这么问?”

  “我刚刚去过里面了,就是没有搞清楚里面是做什么的,就又出来了,所以才要问问你。”叶天赐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哦哦,这个啊,这个我也说不上来,恐怕帮兄弟解答不了了。”说完向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会意,离开了。

  癞子举起酒杯说:“来,兄弟,喝酒。”

  叶天赐陪着癞子喝了几杯,估摸着他手下已经把消息传达出去了,就起身道:“内急,我要去个厕所。”

  司马燕跟着说:“我跟你一起去。”

  “你去干嘛啊?我要去男厕所。”叶天赐一直不明白司马燕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也去男厕所。”司马燕说道。

  “晕死,你去男厕所干嘛?”叶天赐瞪大了眼睛看着司马燕。

  “去看你尿尿啊,怎么,不行啊?”司马燕倒是显得很大方的样子。

  “不行!你简直就是女神——经啊。”叶天赐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你说什么!”司马燕过去一把就揪住了叶天赐的耳朵,叶天赐疼得叫了出来。

  癞子在一边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相劝,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俩人。

  “好了好了,你愿意跟着就跟着,我看你敢不敢进男厕所。”叶天赐实在是拿司马燕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好妥协的说道。

  司马燕放开了叶天赐,说:“这有什么不敢的,我又不是没进去过。”

  叶天赐瞪大眼睛,看着司马燕说:“你变态啊。”说完转身就跑,不然又要被司马燕揪耳朵了。

  司马燕追了出去,叶天赐快速跑进了男厕所,刚进男厕所,司马燕就跟着进来,吓得里面一个正在解手的男子一紧张,尿到了自己裤子上,也没来得及系裤子,匆忙地出了厕所。

  “你还真敢啊。”叶天赐无奈地说。

  “我知道你出来干嘛,你要去看荷尔蒙会馆会不会有所动作。”司马燕这时候恢复了常态。

  “嗯,聪明,看来你也不是很笨嘛,我估计,会馆现在已经关门了,而且不准任何人靠近了,你信不信?”叶天赐分析道。

  司马燕点点头,说:“我们现在去看看。”

  两人来到了之前去过的门口,门口没有人看着了,但是叶天赐去推门却怎么也推不开,看来已经被锁上了,这个时候过来两个壮汉,厉声道:“这里不准靠近,赶快走开!”

  叶天赐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没有说话,跟司马燕回到了雅间。

  刚进门,突然一个酒瓶子砸了过来,叶天赐一个闪避,躲过了酒瓶子,但是司马燕跟在叶天赐后面,没有发现前方的情况,一下子酒瓶就正中司马燕的脑袋,司马燕摔倒在地,脑袋上流出了很多血。

  叶天赐赶紧扶住司马燕,按住司马燕的伤口,不让它流血,大声喊叫道:“快叫救护车!快点!”

  叶天赐转头看着癞子,喝道:“为什么?”

  癞子一脸无辜的表情,其实情况是这样的,癞子的一个手下过来跟癞子汇报情况,封了入口后,里面的客户也出不来了,于是都要求退款,所以一下就损失好几万,癞子听到这个消息,一怒之下,拿起一个酒瓶朝着他的手下砸过去,他的手下躲了开,这个时候正好叶天赐和司马燕走了进来,所以就遭殃了。

  癞子赶紧催促着他的手下赶快打电话。

  叶天赐本想上去狂揍癞子一番,但是司马燕已经昏迷了过去,他又不能离开司马燕,他还要按住司马燕的伤口,所以就强忍着怒气。

  不到十分钟,120急救车就来了,把司马燕抬上急救车后,叶天赐一把抓住癞子的衣领,说道:“这事没完,你等着。”

  “你误会了,我不是故意的。”癞子才说两句,叶天赐就上了急救车,瞪了癞子一眼,坐着急救车去了医院。

  还好送的及时,医生很快帮司马燕包扎了伤口,跟叶天赐说没有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这时候叶天赐才放下了心。

  小林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叫叶天赐到验尸房去一趟。

  为了更好的查出内情来,叶天赐让司马燕通过关系把小林暂时弄到了验尸房做法医的助理,只要有任何消息就立马通知叶天赐,小林是有了消息,所以才立马联系了叶天赐。

  叶天赐在病房看着司马燕,司马燕还没有醒过来,叶天赐伸手轻轻抚摸着司马燕的额头,说:“你好好休息,我会把这件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的,你放心。”

  到了工作室,小林指着电脑上显示的碎粒跟叶天赐说:“检验结果出来了,你看那些斑点,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侵蚀他的脑子,这就是导致死者出现神经衰退现场的主因。”

  叶天赐从口袋里掏出了在会馆顺手牵到的袋子,荷尔蒙药物,交给小林说:“把这个检验一下。”

  小林接过药物,去检验了。

  叶天赐看着电脑上显示的斑点,心想这个一定有原因,可是具体的原因他现在还不清楚。

  或许是他脑子里关于这方面的知识还不够,叶天赐打开另一台电脑,搜索了这方面的知识,总共出来几千条,叶天赐快速地把所有的内容浏览了一边。

  然后脑中就出现了一个名字:“肺结核”。这个肯定跟肺结核有关系。

  小林已经检验完了,他刚出检验室,叶天赐就对他说:“我想到了,一定是因为肺结核。”

  “肺结核好像不算是什么大病吧?”小林没明白过来。

  叶天赐解释道:“几个世纪以来一直研究的肺部组织腐败溃烂,在1882年之前,甚至不知道是细菌感染,然后又经过20年的研究之后才发现,这种疾病可以通过受到污染的牛奶传播。”

  “这跟咱们现在处理的这个案子有什么关联啊。”小林越听越糊涂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尸体生前肯定得过肺结核,只是还有一些小疑问我还没有搞清楚,你把检测的结果给我看看。”

  小林把检测单子递给叶天赐,叶天赐看完之后,思索了一会儿,拍了一下脑袋说:“这是从荷尔蒙身上找到的引起机能损伤的化合物,但是像是荷尔蒙本身已受到感染了,让我想想,这到底是属于哪种病毒,竟然如此厉害?”

  


都市称霸之王 http://www.8wps.com/html/book/49/4980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