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暗害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叶天赐此时可以断定,警局里肯定有他们的人,给他们通风报信了。≦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品 ≧≦ 书 ≧≦ 網 ≧叶天赐刚要出门,门后面突然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来,搭在了他的肩膀,叶天赐抓住那只手,一扯,发现却只有一只手,苍白的一只手,另一侧却是鲜血直流。

  这一惊非同小可,叶天赐还在想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警笛声,一帮警察破门而入,看到叶天赐,立马把叶天赐抓了起来,不问青红皂白给叶天赐拷了手铐。

  叶天赐刚要争辩,被一个警察给打晕了。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关进了看守所,而且把他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叶天赐喊人,喊了半天没有一个人回应,仿佛他被遗忘了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个人给叶天赐送来了盒饭,放在监牢外面走了。

  叶天赐喊了几声那个人,那个人根本没有回头,好像他是个聋子一样,叶天赐拿起饭盒,一看,土豆配白菜,这是什么伙食啊。

  叶天赐把饭盒往地一抛,饭菜顿时洒满了一地,可是过了一会儿,叶天赐的肚子咕咕咕咕地叫了起来,看来他是真饿了,可是饭菜已经被他扔了,现在是想吃也没得吃了。

  他坐到床,支着腮帮子,思索着这发生的一切,他肯定是被人陷害了,这个很明显,他去警局送证据,警员把他拖住,然后派人去给荷尔蒙会馆通风报信,那边迅速消灭了所有的证据,然后又放了一只鲜血淋漓的手用来陷害叶天赐。

  那人肯定知道叶天赐不会甘心,一定还会再去的,所以等叶天赐再去的时候,警察出动了,正好把叶天赐抓了个正着。

  看来背后指使的人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只是任叶天赐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人会是谁。说是癞子吧,癞子又没有这么聪明的脑袋,说是杜云平吧,这件事跟杜云平还扯不关系。

  那会是谁呢?

  叶天赐陷入了沉思。

  一只老鼠在角落窜了出来,沿着墙根迅速地钻到了另一边,接着又一只老鼠紧跟其后,也迅速窜进了另一个洞里,跟着听到吱吱吱地声音。

  叶天赐走到老鼠洞跟前,里面的吱吱吱声音顿时停止了,叶天赐低头看着洞口,两只老鼠挨着身子,正努力地往里面蹭。

  叶天赐把扔掉的饭盒捡起来,放到了老鼠洞口,然后退到一边,看着老鼠洞。

  不一会儿,一只老鼠伸出了脑袋,在外面瞅了瞅,然后迅速又缩了回去,没几秒钟的时间,再次伸出脑袋,身子也稍稍倾出了洞口,用鼻子在饭盒面闻了闻,然后回头招呼它的同伴一起开始了大餐。

  叶天赐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对老鼠在享用晚餐。

  突然从另一边又窜出一只老鼠,一个急冲把那两只老鼠撞开,然后它自己咬着饭盒往另一个洞口拖去。那两只老鼠奋起反抗,一只要饭盒的另一角,一只老鼠用身体去撞第三只老鼠,第三只老鼠经不起前两只老鼠的合力围攻,松口逃回了自己的洞里。

  剩下两只老鼠高昂着头,把饭盒拖进了自己的洞里。

  叶天赐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的力量永远是抵不过团队的力量,集体永远都个人要强。

  想通这个道理,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

  他往床一躺,眼睛一闭,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到了饭点的时候,还是昨天的那个人来送饭,把饭盒往地一放准备离开。

  叶天赐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胳膊,然后迅速往那人手里塞了一团钱,那人一愣,看着手的钞票,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放进了口袋。

  叶天赐给那人的钱里写着一个电话号码,他是在赌博,如果那人聪明的话,会拨打这个电话号码,或者那人又太聪明的话,直接收了钱却不理了。

  叶天赐在监牢里焦急地等了一下午,没有一点消息,等到晚饭的时候,送饭的人来了,叶天赐一看,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而是重新换了一个人,这让叶天赐顿时凉了心,看来这次赌博失败了。

  但是这个人却一个人要好点,因为他会说话,他把饭盒往监牢里一放,说:“吃饭了。”

  “兄弟,等会儿,我有话对你说。”叶天赐叫了那人,但是那人却没有叶天赐,转身离开了。

  叶天赐想传个消息出去都这么难,难道这次他要栽了吗。

  叶天赐还真不信这个邪!

  叶天赐拿起饭盒准备吃饭,忽然听到老鼠吱吱吱的声音,他看到原先去抢食物的那只孤单的老鼠把头伸出洞口不停地吱吱吱叫着。

  看来这只老鼠也饿了,昨天没有抢到食物,肯定是饿了一天,叶天赐心忽然一软,他把饭盒里的饭往那只老鼠洞口拨了一些,然后退开,看着洞口。

  不一会儿,那只老鼠探出头来,在饭菜闻了闻,然后开始狼吞虎咽开来。

  叶天赐笑了笑,心想,鼠弟,看在咱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一起来分享食物吧。

  叶天赐刚把饭菜放到嘴边准备吃,忽然看到那只老鼠身体猛烈地抽搐了几下,跟着口吐白沫,身子一翻,死了。

  一惊之下,叶天赐迅速把手的饭盒扔到了地,敢情这家伙有毒啊,还好他没有吃一口饭菜。

  他的额头却已经渗出了汗滴。

  剩下的那两只老鼠此时已经围在了叶天赐扔掉的饭盒跟前,疯狂地享用了起来。

  没几秒的时间,那两只老鼠也都口吐白沫,肚子一翻,一起去见了阎王。

  叶天赐本来想阻止都没来得及阻止,顿时之间,又剩下叶天赐一个人,只有叶天赐一个人,那么孤单,那么落寞。

  此时此刻,叶天赐想起了为他而死的双儿,双儿其实可以不用死的,可是没有办法,到了那个时候,她必须死了,因为她的生命已经由不得她自己做主了。

  叶天赐感到一阵的伤感。

  不过随后他想到,既然这些人铁定是要置他于死地,那么他这一次逃过了,接下来还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总之没完没了。

  可是叶天赐却一点都不知道,幕后指使之人究竟是谁。

  脑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他们既然下了毒,那么肯定不会用多长时间会过来查看的。

  索性给他们来个将计计。

  这个时候叶天赐听到了脚步声,他往地一趟,狂呕了几下,吐出一些白沫来,装作毒而死的表情,一动不动。

  脚步声更近了,到了跟前,一个声音响起:“你说他死了没有?”

  “应该死了,这是癞子哥送来的毒药,听说是北疆毒王钱三爷亲自调制的毒药,毒性很强,没有人能够逃得过。”

  “嗯,我们去看一下。”

  监牢的门打开,两个人走了进来,他们在叶天赐的鼻子探了探,叶天赐憋着气。

  “没有呼吸了,应该死透了,来,我们把他抬出去。”

  另一个人答应着,然后两个人抬起叶天赐,把叶天赐塞进了一个大袋子里,然后抬着叶天赐出了警局,又塞进了车子后备箱里,不知道开了多少路,终于车子停下了。

  后备箱打开,两个人又把叶天赐抬了出来,然后一起喊了一声:“扔。”

  跟着装着叶天赐的大袋子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慢慢地沉了下去。

  两个人看到袋子沉到了水里,转身开车离开了。

  两人一走,叶天赐迅速从身掏出了鸳鸯匕首,一捅把袋子捅破了,一弄破,立马浅出了水面,大口地呼吸了几下,游到了岸边。

  了岸,躺在岸边,不停地喘着气。歇了一会儿,恢复了气力,暗骂道:“妈的,真是癞子搞的鬼,这一次绝不能放过你了。”

  又想到了那人说的一句话“听说是北疆毒王钱三爷亲自调制的毒药”,心一阵打鼓,癞子好对付,可是这个钱三却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毕竟钱三是北疆毒王。

  必须要好好地计划一下了,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要先离开这里,叶天赐抬头看了看周围,全是树,大晚的,有点黑。

  听到河水潺潺流动的声音,还夹杂着一些猫头鹰的怪叫声。

  一阵风吹来,叶天赐打了一个冷颤,咳嗽了几下,现在浑身湿透了,得早点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抬头看到天的月亮正静静地挂在天空,月光洒满河面,带着微风一起吹着叶天赐的忧伤。

  一道强光射来,叶天赐赶紧翻身躲到了一棵大叔后面,心想这些家伙难道还不死心,还要回来再确认一下。

  一辆车子停下,车面下来一个人,叶天赐远远看去,身影很熟悉,等到那人走近,一看,是小林。

  叶天赐从大树后面走出,叫了一声小林,小林一阵兴奋,奔到叶天赐跟前,看到叶天赐浑身都湿透了,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叶天赐身。

  “你怎么会来这里?”了车之后叶天赐问小林。

  “你在荷尔蒙会馆被抓之后我一直在警局外面守着,一直在想办法怎么去救你,正好半夜看到有两个人抬着一个袋子出来,我好地跟了来,真是幸运啊。老大,你没事吧?”小林很关心的问道。

  “没事,我们现在回去,还有很多事要做。”叶天赐淡淡的说道。

  本书来自 品书 https:///html/book/49/49637/index.html

都市称霸之王 http://www.8wps.com/html/book/49/4980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