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别过来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已经爬下阳台的她迟疑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又翻过阳台,站在只有一个脚掌宽度的装饰用凸出横梁,双手紧紧抓住阳台护栏上面的木头框架。这样的动作如果稍有不慎,就会真正的跳下楼去。

  “你疯了?快进来。我们有话在屋里说,好不好?”随着她不要命的动作,袁文不由地慌张喊着,双脚也不知不觉地往前挪移。不管怎么样,袁文还是不希望她死,虽然袁文心里已经对她没有了感情。或者对她都有些恨了。

  “别过来,不然我真跳下去了!”丽丽带着倨傲的表情说。

  这句话激怒了袁文,他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故意说道:“原本我跟她没有怎样,只是聊聊天,把她当作一幅画般欣赏她的美丽而已。就是你一直误会我跟她的关系,为了让你的幻想成真,为了不让你失望,我才真的跟她去开了房间,你想怎么样吧?”

  “你骗我!”丽丽听到这里,突然哆嗦着唇,哽咽地说。

  “我没有骗你,我只是为了满足你的幻想,你应该感到满足,因为我是照着你的想法去做的,我想问你一下,这个世上有哪个男人可以像我这样无怨无悔地为你而牺牲自己的肉体呢?”袁文终于忍不住,声音有些变调地说着。

  “如果不是你花心,我会这么想吗?我会闹自杀吗?”泪水温润了丽丽那苍白的脸颊,袁文看到这里,心里想,或许丽丽是真的爱他,才会这么胡思乱想。

  但是袁文这个时候却不想认输,他说:“不是我花心,是你太爱幻想,总是没事找事做,一直活在自己的想象中,而且我发现你更患有严重的歇斯底里症。”

  “我就要自杀了,你还讲这些话!我为什么会爱上你这个人渣加败类的男人呢?”丽丽啜泣地嘶吼。

  “因为是你自己贱啊,亲朋好友都离你而去了,简直把你当成扫把星,甚至接触到你呼出的气息都会被你带坏。这样,你还不贱吗?”袁文埋在心中很久的想法终于说了出来。

  “如果我真的贱,你跟我在一起,那你不是更贱吗?”丽丽气愤地说。

  “没错!我从来就没有否认我是个贱男人。”袁文冷冷笑着,“人啊,最重要的就是能够面对真实的自己,尤其是缺点。世上有多少人能像我这样坦承自己贱,贱到可以抬头挺胸鄙视那些只敢躲在自己所营造的高贵面具下的芸芸众生?像你,明明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却故做高雅,虚伪!所以,我贱的比你更圣洁。”袁文突然感到自己有些冲动和失控了,难道这就是自己心中一直埋藏的魔鬼吗?

  虽然丽丽站在七楼高的阳台外面,若有似无的微风从宽大的T恤和短裤溜了进去,但是袁文嘲笑的目光和铿锵有力的话语却紧紧将她包围,压迫的感觉令她浑身透不过气。“你……到了现在,你竟然还说风凉话!”

  “你现在就像秋天的枯叶在外面不停地哆嗦,我当然要说风凉话来配合你了。”

  “你!”丽丽气得不知该说什么来反驳,她本来想借此机会让袁文羞愧地无颜以对。

  夜晚的风这时候吹了起来,轻轻吹过这个即将落入死神嘴里的人类。

  他们争吵的声音惊动了楼下的人,人们在楼下朝空中指指点点,不知是在观赏,还是在议论纷纷?

  也有人掏出电话打电话给派出所,不知是要救人,还是害怕有人死在这里,而影响到房价,甚至闹鬼?

  窗台上的水仙花,静静地观看这出自杀闹剧。

  夏天的蚊子,无聊地从水仙花的叶子飞了起来,穿过打开的纱门,飞进客厅。

  “你不觉得你很可怜吗?”袁文说。

  “对!全世界就我最可怜。”丽丽眦目咧嘴地说。

  “那么你去死吧!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这样对你﹑对我﹑还有你家人都好,人都有一死,或终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你现在已经是所有人的负担,死了还有些价值,不至于轻于鸿毛,我就算求你了,你赶紧死吧,何必自虐虐人呢?”袁文激动地说,他不想再这样墨迹下去了。

  “其实死也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请你别误解它深奥的含意。你看,只要你一死,所有的人都获得解脱,更重要的也包括你自己。如果你继续留在这世上,未来有多少荆棘等着你,有多少坑洞让你跌得浑身是伤,你又要受多少痛楚呢?”袁文越说越激动,他现在已经不知道他到底是希望丽丽活呢,还是死呢?他只想一吐胸中的憋气。也许是压力太大了,事业,感情,双重压力已经压得袁文喘不过气来了。

  “这个纷乱自私的社会,只不过是用甜言蜜语所虚构的幻影,值得你留恋吗?难道你情愿只爱骨子里纯粹是空虚的美丽,而舍弃踏实的另一个世界吗?”袁文不停地说着。

  “你活着只会让你自己受苦受难,而且是身心的折磨凌虐,这又何苦呢?赶紧死吧!死是欢乐的事。你将回到出生之前的世界,一个无知的世界,一个适合你的世界,一个所有人的归宿。所以,不要害怕。去死吧!当你放下一切欲望和执着,所有的事情同时皆获得解决。那是无忧无虑,那是无牵无挂,那是自由自在,那是完完整整的满足。死,会让你摆脱恐惧,而恐惧正是你这辈子最大的缺点与负担。所以,请你死吧!”袁文终于一口气说完了心中所有的憋屈,他现在感到无比的轻松。

  “你他妈的竟然诅咒我死!”丽丽用手背擦去滚落的泪水,破口大骂。

  袁文发泄完了,心中一下澄清了,他现在觉得还是不说话最好。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贱男人”丽丽咬着嘴唇说。

  嘴角渗出了血,把双唇滋润的更为红嫩。一股腥味,让丽丽顿时尝到了死亡的滋味。

  “你为什么要我死呢?”丽丽哆嗦着唇,哀怨地泣诉。

  “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说要死的,我只是在帮你。”袁文彷佛被误会似的拉垮着脸。

  “少在那假惺惺的!”丽丽随即变了脸色,气愤地朝阳台吐了口水。

  “闹完了没有?闹完了就下来吧,外面有话到屋里谈。”袁文还是不希望丽丽就这么死掉。

  哇一声,丽丽嚎啕哭出来,手脚开始激动地哆嗦起来。

  突然,她那哆嗦的右脚滑落下去,整个人从阳台上跌落下去,丽丽吓得惊声尖叫,双手紧紧抓住护栏。她的身子荡漾在空中。

  同时,楼下也传来围观群众的惊呼声。

  袁文慌地往前冲出几步,突然间他脚步停住了。到底要她死,从此摆脱她的纠缠与无穷无尽的歇斯底里,还是要救她上来呢?袁文忍不住忖度着。

  “我都差点跌下去了,你还不来救我。”丽丽重新在凸梁站稳了,才气愤地瞪视他。

  袁文没有动,就在丽丽面前看着她命悬一线。

  其实袁文也想去救,但是他又不甘心就这样把她救下来,然后再次陷入到不停地威胁当中。

  “老公,救救我啊。”丽丽突然变得温柔了,眼神妖娆地看着袁文。

  袁文心一动,至少现在他还可以英雄救美,虽然这个美人是一个蛇蝎美人,但是他们毕竟是有过关系的。

  袁文又向前走了几步,丽丽脸上现出笑容来,

  袁文心一惊,脚步再次停下来。不行,他不能再受这婆娘的威胁了,男儿终要有远大理想,而不能沉迷在儿女私情当中。

  也许现在的狠心对他来说是好处呢。

  袁文冷冷地看着丽丽,看着丽丽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在那里。

  丽丽没想到袁文真的会见死不救,她心中充满了气愤。

  “袁文,你这个有人生没人养的贱种,你到底救不救我?”丽丽又开始竭斯底里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袁文最狠的就是别人这样说他了。

  “你娘是个贱人,抛下你跟情夫私奔……”丽丽开始揭袁文的伤疤了,看着袁文满脸通红的样子,她知道,她已经把尖刀戳进袁文的痛处。

  袁文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眼神中露出了杀意,怒气胸臆直泻,举起的双手彷佛要把企图跳楼的丽丽推下去。双脚,更好像下一秒钟就要冲过去。

  丽丽看到他杀气腾腾的样子,不禁胆怯起来,但她还是挤出勇气,不服输的继续数落他妈的不是。

  “开门,开门啊。”大门的另一边传来呼喊声与拍打声,袁文知道不是警察就是消防队到了。

  袁文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让怒火狂跃的情绪和缓下来。然后不理会丽丽的疯言疯语,转身开门。两个警察连声询问都没有,就急忙走了进来。一眼就瞧见抱住阳台护栏的丽丽,再瞅了袁文一眼。

  “怎么回事?”其中一位年长的警察问道。

  “你瞎了眼了!没看到我要跳楼自杀吗?”丽丽挥舞着右手,大声嚷嚷。

  


都市称霸之王 http://www.8wps.com/html/book/49/4980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