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恶毒的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另一个比较年轻的警察拿起对讲机贴在唇边嘀咕着,视线一直落在丽丽的双手不敢离开。“已经通知消防队了,也请求支持。”

  那名警察只是点了点头,目光一样牢牢盯在她身上,像是射中丽丽的箭矢。他不是怕丽丽真的跳楼自杀,而是不小心滑下去。虽然同样是掉下去,意义上却是大相径庭。

  “这下子,楼下不就围了一大群人在看戏吗?”袁文说。

  “现在楼下已经有一群人在看热闹了,过一会儿,说不定还有记者会来。”警察说。

  “别过来,不然我就跳了。”丽丽看到那名警察往前踏出几步,不由地吼叫。

  “好好好……”那名警察举起双手﹑掌心朝向她,好像要安抚她的情绪,也表示自己不会再靠近。

  “你要怎样才才能下来。”那名警察小心地问道。

  “我要袁文向我道歉。”丽丽说。

  那名警察看了一眼袁文,袁文知道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错了,你下来好不好?”袁文向丽丽道了歉。

  “我还要你说爱我,快点!“丽丽再次要求道。

  “好,我爱你,行了吧?你可以从阳台上下来吗?”袁文无奈地说。

  “我还要你永远都爱我,不准跟我分开,我要你向这里所有的人发誓。”丽丽开始得寸进尺。

  “好好好,我发誓,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你现在可以下来了吗?”袁文还能做什么,当着警察的面,他只能满足丽丽所有的要求了。

  可是丽丽还是不下来,似乎要跟他们抗争到底一样。

  过了一会儿,一位警察也进来了,他先朝袁文点了个头,然后拿起对讲机对正在慢慢靠近丽丽的那名警察说:“消防队正在底下铺设救生气垫,还有两个同事从隔壁的阳台爬过来。”他轻咳了一下,“记者来了,楼下有好几台摄影机正在拍摄。”

  “那不就会上晚间新闻吗?”袁文怔怔地说。

  “肯定会的!今天又没什么重大新闻发生。”警察说。

  袁文一下蔫了,这下好了,他袁文要出名了。

  已经站在纱门旁边的那名警察把对讲机挂在腰间,缓缓走到阳台的一角,他想在丽丽不留神的时候冲上去救她下来,但是丽丽并不傻,她注意到那名警察正慢慢地向她靠近,她把身子往另一侧移了移。

  倏地“啊”一声,丽丽的左脚一滑,整个人斜了一边,左手臂猛然撞在护栏的木头上,右手死命夹住木架,她还是害怕真的掉下去。那名警察他们还有站在隔壁阳台的警察看到这一幕,慌地想趁机抱住她。

  “你们给我退回去,不然我真的跳下去了。”她紧抓着栏架,挺直拼命颤抖的双脚,大声吼着。

  他们只好退了一步,免得她在气愤之余,真的跳楼。

  这一幕,惹来底下观众的惊呼声。记者们更是觉得不枉此行,抓起麦克风像古代说书的忽而看着镜头猛说,忽而紧张地抬头仰望。

  “如果我死了,也要变成厉鬼来找你,吓死你!我要让你每天都睡不好觉,每天都缠着你!”丽丽顺了顺惊恐的情绪,又开始咬牙切齿地骂。

  “你以为我怕你啊!”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袁文不假思索地说。

  “什么?你不怕,我现在就咬死你!”丽丽气得全身哆嗦,抡起拳头在空中飞舞,右脚也不禁举起,然后再蹬了下去。但是,她忘了此刻不是在房间里。

  她的右脚一滑,整个人又溜了下去。这时,舞动的手臂却来不及攀住木架。

  死劲往前扑去的警察们更来不及抓住她。

  八只舞动的手臂,彷佛是在向她挥手道别。张大的嘴,似乎在跟她绝别。

  她,真的掉下去!

  “救命啊。”她在空中嘶喊着。

  所有人也随之惊喊!

  砰一声,她跌落在安全气垫上。

  然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消防队员急忙爬到安全垫上面,抱起手脚扭伤的丽丽下来。一旁等待她跳楼的护士赶忙抬着担架过来,终于没有白来一趟!

  躺在担架上的丽丽大喊大叫,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喊叫只不过是因为剧痛才叫喊,而不是因为自杀未遂。

  但是旁边的警消跟护士以为她气愤难耐,不停地对她好言劝慰。

  摄影机跟记者更不放过如此精彩的镜头,像一群苍蝇似的紧跟在担架旁边猛拍摄,猛发问。直到救护车鸣起鬼哭神嚎的声音扬长而去,他们才各自散开,再次面对镜头,兴奋地猛讲。

  那名警察陪着袁文下楼,一起步出这幢大楼的大门。

  袁文摇了摇头,啼笑皆非。他已经搞不清楚,这是遗憾﹑还是庆幸,是希望丽丽活﹑还是死。不管是死、是活,都有欢乐的地方与痛苦的角落。

  记者们发现了那名警察这一团蜂蜜,随即蜂拥而上,一堆麦克风挤在他们面前,争先恐后地发问,问得那名警察根本不晓得他们到底问些什么,更不用说要怎么回答。

  不知是谁告诉某家媒体的女记者,袁文就是那位跳楼女孩的男朋友,那位女记者立即把麦克风塞到打算溜走的袁文嘴边。

  “请问你是那位跳楼女孩的男朋友吗?”女记者问。

  “嗯!”袁文用鼻孔哼了出来,不耐烦地瞅了她一眼。

  “请问你现在的心情怎样?”

  “如果你的男朋友或者丈夫跳楼自杀,你的心情会怎样?”袁文斜睨着她。

  站在女记者后面的记者们,抿嘴憋笑着。

  “那你现在很伤心啦!”女记者一脸严肃地说。

  “看我的表情也知道,我不是伤心,而是对你的问题感到很不耐烦,请不要老是问每个人都知道答案的问题好吗?”袁文觉得这些记者真的很可笑。

  “各位观众,这位先生看到女朋友就在面前跳楼,因而十分伤心。”记者对着镜头说。

  旁边的其它记者撇过头去,不好意思在她面前笑出来。

  “这位先生,你女朋友跳楼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感情因素吗?是因为你另结新欢吗?”女记者猛然转身,又把麦克风塞到袁文的嘴边。

  袁文很想笑出来,但还是忍了下去。那位记者看他憋红着脸,还以为他因为羞愧才脸红。

  “也许是吧!不过,记者的天职就是求真求实,因此你们只有去询问她本人,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并不清楚。”袁文说。

  袁文向女记者露出自然又很有魅力的笑容。年轻的女记者突然心一悸,眸子乍亮忽朦。

  “因此,那位女孩是为情自杀,女孩的男朋友也许是因为内疚的关系,表现的十分低调。”记者顺了顺有点迷醉的情绪,面对镜头认真地说。

  袁文的头往前一挪,愣了一下,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推开人群,跟随那名警察进入警车里。

  “你还真厉害,说了那么多,却回避了所有的问题跟责任,你可以去当政客了。”那名警察在车内笑着说。

  “最后还不是被那个记者摆了一道,我说东,她说西。既然她的脑袋里已经有答案了,干嘛还要问我?”袁文噘嘴说。

  “做做样子嘛!不过,你也要好好劝解丽丽小姐,请她别再自杀了。”那名警察担忧地说。

  “我一直都在劝她,可是,”袁文两手一摊,“她老是要这样疑神疑鬼,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唉……”那名警察停顿了一下,才说道:“说真的,也许你应该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不然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也这么想,过阵子就带她去好了。如果她愿意的话。”在外人面前,袁文还是要表现出很爱丽丽的样子,毕竟他不想让人说他的闲言闲语。

  不过,袁文想就算带丽丽去看心理医生,她会愿意去吗?如果带她去看心理医生或精神科,她可能又觉得我认为她心理有问题或者精神失常,百分之两百想离开她,而再次嚷着要自杀。

  这是无法解脱的负担,还是无法承受的责任?

  外面紧密挤压的高矮屋宇,彷佛人们利用各种建材将自己紧密包裹起来,就像囚字。人们栖身在牢笼里,难道是为了逃避吗?

  逃避,袁文想,他现在只能逃避了,虽然只能短暂的消失,至少也可以获得渴求的自由。虽然袁文桀骜不驯﹑血液蕴含叛逆的基因,但是,他的心肠还是不够黑,脸皮不够厚,厚黑到可以完全把她忘却,纵然她就在眼前跳楼,也能忘记她的存在。而丽丽,却是既心黑,皮又厚,袁文才只能成为她的玩具。

  袁文望着窗外一排排的牢房想着。

  如果逃避,公司怎么办?他已经在丽丽身上浪费很多时间了。袁文想到这个问题,拍了一下脑袋,这真是个难解的问题。

  当他们到了医院的急诊室,只见医生正为昏迷的丽丽包扎扭伤的手脚。

  “她的情绪很不稳定,大吵大闹,我们已经先给她打了镇定剂。”医生说。

  “恩。”那名警察的眉毛往上一吊,额头露出数条深刻的纹路。

  这样就不能录口供了。唉,这个女人折腾了一大堆人,如今却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嘴角还挂着笑容睡觉。难怪那个男人会去另寻女人,是谁,谁也受不了她。那名警察注视昏睡的丽丽想着。

  


都市称霸之王 http://www.8wps.com/html/book/49/4980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