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回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的佛系田园第224回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杨家小筑平时接待的客人不多,温泉汤池只有五个。

  一条高底曲折的长廊檐下,大小、形状不一的温泉汤池雾气蒸腾,弥漫在廊亭之中。

  客人不多,不见吵闹,环境的确幽雅清净。

  “看,没介绍错吧?”

  从长廊的门口跑出来,裹着浴巾的丁寒娜欢快地来到一个汤池边。

  “娜娜,先等等。”同样裹着浴巾的罗青羽挽起头发,蹲在池边,“我先放点百花素。”

  “百花素?”丁寒娜疑惑地看着她,“温泉里有很微量元素,不用放精油牛奶。”虽然她很想泡牛奶温泉,但这里明显不合适。

  “我这个比精油的效果好多了。”她问过负责人,可以放。

  很多人说泡温泉对身体有好处,可她不觉得,因每次都是泡的时候爽一下,过后没什么感觉。加点百花素,才体验得到辅助治疗、全身放松的作用。

  和五草汤一样,但百花素是由二十七种花草制成的小丸子,被她用炙云扇的火烘干,日常用来泡澡用。

  不一定要用炙云扇的火,能把丸子在适当的温度烘干就行。

  本想时髦一把萃取精油,可老妈每次制药只要经过现代科学提炼,效果都不及她做的好。大概是在提炼的过程中,草药成分大量流失,效果自然一般。

  五草汤就是例子,老妈试过提炼精油,然后拿回西环市泡了一段时间,一点效果都没有。

  听了老妈的话,她放弃了。

  百花素,她在家里泡澡经常用,一直想在泡温泉的时候享受一下,可惜寻不到机会。

  难得家附近有温泉,难得店家开明肯让她试,机不可失。

  罗青羽把一小颗丸子放入水中,瞬间从掌心中散开,很快便与池水融为一体,一股清新淡雅的花香味弥漫开来。

  “好香!哪买的?”丁寒娜惊喜万分,果断入池里泡着,“有什么作用?”

  “滋养皮肤。”罗青羽也迈进池子里,舒适地靠在池边,伸出双手给她看,“看见没?我天天下地干活,全靠它们帮我滋养。”

  时至今日,她的爪子白皙滑嫩,一点都不粗糙。

  “喔,巴适生活,适合你我。”闻着淡淡的花香味,丁寒娜慵懒地靠在池边微闭双目,“回头给我几颗,我回家也要泡。”

  爱美,蛮不讲理是儿时小伙伴的特权。

  “哎,不如咱们自己也造一个温泉?以后天天泡,多爽。”罗青羽靠坐在她对面,同样微闭双眼,毛孔的扩张令人全身放松。

  “你有钱咩?”

  “不要事事都谈钱嘛,”罗青羽一脸扫兴,“想象又不用钱。”YY一下而已。

  真要实施起来,她躲得比谁都快。造一个池子没什么,搞成温泉池的费用高了去。简版手动的烧水太麻烦,还要经常换水。

  琐碎事太多,不如直接在这儿泡。

  “伤口不要泡水里,别浪费我的药。”瞥见丁寒娜的手臂一直泡在水里,罗青羽提醒她,“怎样?那栋凶宅你搞定没?”

  “没有,”丁寒娜有气无力地抬起手臂,搁在池边,“这次的客户是同学的朋友,不好收太贵,十万刚刚好。”离180w还有很长远的距离,首付都不够。

  本来她不会受伤的,都怪那花心贱男惹的祸,事前说过,让他在驱邪那天不许带女人回来。

  结果他带了,只因网红女伴好奇想看看,躲在柜子里边偷拍整个过程。在驱邪的过程中,女人被两只诅咒邪灵之一上身冲出柜子,打了娜娜一个措手不及。

  “那你起码要收三十万吧?”罗青羽替她不值。

  “唔,”丁寒娜连连摇头,“他满脸黑气,暗藏血光,命不长久之相。如果当时你在就好了,看看他能活到几岁。”

  爷爷说过,不收短命人的钱财。那人是富二代,十万对他来说小意思。她受人所托,只负责驱赶邪灵,改命的事决不乱来。

  “你真淡定。”罗青羽由衷佩服。

  “我是吃这行饭的,能不淡定吗?”丁寒娜无奈地说。

  两人闲聊着,谷妮兴冲冲地跑出来时,途中被三位刚从泡完温泉的女客人叫住,“妮妮,过来。”

  已经走到门口的谷妮一愣,闻声望去,不禁头皮一紧。

  这三位客人是目前来说最难伺候的一批,是青台市的一位富太太以及闺蜜团。其中一名闺蜜是官太太来着,趁杨氏小筑尚未正式开业,特地过来捧场。

  她们直说了,新开业,新设施,做第一批客人比较安全。

  “赵姐,什么事啊?”谷妮露出笑脸迎过去。

  烫着一头短卷发,年约四十左右的赵姐眼皮一挑,伸出画有美甲的手指指长廊外,“你们这里的温泉允许客人私自添加精油吗?万一别人的皮肤不适应怎么办?”

  “是呀,你们不是只收高质量客户吗?她们是哪家的千金?谁带来的客人?”赵姐身边一名年轻女子口气略冲,“她带的不是精油,是泥巴,脏死了!我要投诉!”

  “等等,等等,”谷妮懵了,连忙安抚几人,“敏姐,你们说的是谁呀?”

  敏姐叫赵司敏,是赵姐的侄女。

  “就是尽头那两个女的。”赵司敏冷然回头一指,而后冷冷地瞅谷妮一眼,态度倨傲,“我问你们服务员了,说她们是本地的村民,什么高质量,哄人呢。”

  “好了,司敏,我们走吧。”赵姐淡淡地招呼侄女,慢条斯理地对谷妮说,“告诉你们老板,不要为了情面什么人都放进来,那样只会损失更大。”

  不等谷妮反应过来,她们说完转身就走,赵姐身边的闺蜜窃笑说:“你们这样直白让杨小姐的脸往哪搁?人家现在是落架的凤凰,好歹给点面子。”

  “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来的。”赵姐惋惜道,“这女人啊不能太逞强,靠自己,越靠越贱……”

  “嘻嘻嘻……”

  一行人说着鸡汤,时而嘻哈窃笑,很快便走远了。

  谷妮站在原地气得腮帮子直鼓,哼,有脸说别人私自添加精油,其实最过分的就是她们。几乎每个池子她们都泡过,有时加牛奶,有时加羊奶,有时加精油。

  兴致一来,便要求添加各种新鲜花瓣+精油,忒难伺候。虽然不是自己伺候,可服务员唠叨多了,印象深刻。

  正是她们开了先例,才导致其他客人跟风,现在反而倒打一耙……不行,她严重怀疑这几个人故意找碴免单。

  想到这一点,谷妮赶紧跑上楼,冲进杨雨嫣的私人茶室。

  杨雨嫣听罢,眉一挑,“哦?那就免吧,她们住几天了,相信以后也不想再来了。不要节外生枝,影响阿青、娜娜和其他客人的心情。”

  谷妮:“……”

  大佬,你牛.逼。

  “阿青?是药姑山的阿青?和雷公山的娜娜?”坐在对面的顾一帆略吃惊,见杨雨嫣点点头,不禁笑了,“那可真是贵客。”

  “可不,平时想见一见都难。妮妮,让琼姐去安抚她们,我等会儿再过去。”杨雨嫣吩咐。

  官太太又怎样?她认识的官太太不止她赵姐一个,得罪药姑山和雷公山才最致命的。

  我的佛系田园



我的佛系田园 http://www.8wps.com/html/book/572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